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霍建元- “你胸太小,当不了主播” 亚洲女孩被白人上司歧视,在国外这并非个例 她说-LeaninPKU

作者:admin 2019-03-15

霍建元| “你胸太小,当不了主播” 亚洲女孩被白人上司歧视,在国外这并非个例 她说-LeaninPKU

霍建元

就因为胸小,一个韩国女生屡次被上次嘲讽挖苦,甚至说“你当不了主播”。忍无可忍的她最近将此事发到网上,引发了广泛争议。而类似的亚裔女性遭遇歧视在澳洲并不是个案……
From 澳洲红领巾
微信号:honglingjinau

澳洲有些人总是有着一种天生的优越感。
比如最近,一件新闻闹得沸沸扬扬,是关于一位名叫朴朱元(译名,Park Juwon)的韩国籍女子,亚洲新闻台《Money Mind》的导播,她称自己被澳洲上司歧视了。
她的澳洲上司经常讽刺她为“太平公主”。
还多次声称,没有胸就等于没有发展,又“劝”她“做女生别太聪明”。

忍无可忍之下,她于周三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控诉上司性别歧视!
虽然,这篇帖子最后被删除,但是却已经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在已删除的帖文中,朴朱元公开自己和上司的Whatsapp简讯内容,其中她向上司说:“你说我不能当主播,因为我没有胸,你也说‘做女生别太聪明’。”
朴本人仍然总结了推文,并在网上公布:

原文如下:
I was thinking about what you have said last night. I tried to forget them but I just do not think it is okay.
You said:
1) I cannot be a presenterbecause I have no boobs!
2) Girls shouldn't be too smart for their own good and I should act dumb
I would like you to put yourself into my shows, replace 'boobs' with 'dick' and 'girls' with 'men', and repear what you have said.
I think most people would find you words very sexist, belittling and distasteful.
朴朱元表示,她曾经无数次跟朋友吐槽,说自己遭到了上司的性别歧视,还经常遭到同事的肢体和语言调戏。
但是没人相信她。直到她公布了聊天记录。
澳洲籍的男上司承认说过这番话,但表示自己纯粹是在开玩笑,无意冒犯。
男上司还称,这类型的语言在他们的行业中很常见,而这种性别歧视也在澳洲、德国等地存在。
据了解,他随后也解释说:“我忘了自己在亚洲,我为自己的言论道歉,并非刻意歧视。”
新传媒发言人表示,公司不能容忍职场性别歧视,目前正在调查相关指控。
今早新传媒发言人答复《联合晚报》询问时说:“新传媒不能容忍职场性别歧视,我们将严正处理这起事件。”

虽然这件事情不是发生在澳洲,只不过当事人为澳洲人。但是,如果是在澳洲,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
比如以下这个例子,这样的‘歧视’不仅仅在上级针对下级,其实反过来,也可能发生。

中国姑娘小梁毕业之后便到了维州一小镇上的学校任教。
这所学校离墨尔本有数小时的车程,规模不大,共有100多名学生和10名老师。
小梁担任7年级一个班的班主任的角色,教两门课。
本来日子一直过得不错,直到一名转校的女生来到了她的班上,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名女生直接怼小梁始了语言攻击行为,不断取笑她的长相和口音,还说“在澳洲我们不需要尊重亚洲人”。

小梁老师说:“可能因为只有我一个人不是本地人,所以这名女生比较针对我。对于其他的老师,她的态度也不好,但还不至于进行人身攻击,最多就是课上讲讲话,不写作业。”
澳洲熊孩子有多讨厌呢,比如,课上,小梁不论说什么,这名女生都会模仿着重复一遍,然后嘲笑道“这就是亚洲口音”。
一天,小梁老师让一名学生把垃圾捡起来扔到垃圾桶。这名女生马上就说,“老师,你应该收拾你自己,因为你是教室里最大的垃圾”。
还有一次,这名女生说“我不喜欢和人说话”。另一名同学说“你刚才不是和梁老师说话了?”这名女生就说“梁老师不属于人这一类”。

有时很很莫名其妙,为什么有些人总觉得自己天生就有一种优越感呢?嘲笑别人英语不好,人家那是第二语言,有能耐学学中文,分分钟虐哭你。
不过,这也揭示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澳洲职场之中的歧视有多么严重。尤其是针对亚洲背景的毕业生。


可能很多人都有面试过澳洲公司的经历。但是你可能不知道,你的名字和你的肤色,就会让HR将你的建立扔到一边。
1 | 比如下面这则来自网友“Karen”的留言:

我是一个年轻的成就极高的亚裔女性。从我的经验来看,甚至找一份基础的工作都是令你难以置信的艰难,我投递过逾200份简历。
2 | 又比如下面这则来自“rice picker”的留言:

我是一个受教育程度极高的亚洲人,同时,也是一个没有放弃工作的母亲。我发现,这里并不是一个适合亚洲人,或者工作妈妈,或者两者皆是的人的国家。
尽管大家都说我是一个不论情商还是工作能力都在前5%的人,我仍然在这么多年中都无法突破头顶那道竹子天花板。……事实证明,我的越来越多的亚裔朋友都放弃了在澳洲拼搏而去了香港或者新加坡。……但是事情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大公司为了消除这种种族歧视已经行动起来了,但是仍然有些感到自己受到威胁的蠢货不愿意接受。是时候成长了,澳大利亚。
3 | 甚至还有一位名为“Jan”的母亲在网上留下了让人无奈的话:

我真的很后悔给我的中欧混血的孩子们取了个中国名的中间名字,我知道这个中国中间名会危害到他们的职场机遇。
没想到吧,一个亚洲名字,就是被淘汰的理由。

可能小梁的遭遇是因为遇到了一个叛逆并且不懂得尊重人的熊孩子,但是,大部分亚裔在澳洲都面临一个严肃的问题。
澳洲职场有一个针对亚裔的名词——竹子天花板。
可能有些小伙伴没有听过,所谓的竹子天花板的意思就是,很多澳洲企业,管理层,决策层的职位对亚洲面孔都是彻底关闭的,不论国籍,不论能力,只看长相,就决定了你的发展上限。
澳洲人权委员会、悉尼大学商学院、西太平洋银行、普华永道以及澳洲电信联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澳洲的权力阶层,比如说一些高级领导职务,类似CEO、联邦议员、大学校长等等,对于亚裔、非裔以及其他一些非欧洲血统背景的人士来说,这一通道基本是关闭的,即所谓的“竹子天花板”。

澳洲联邦种族歧视问题专家Tim Soutphommasane表示,虽然目前澳洲人口中有超过10%的人群为非欧洲血统背景的人士,然而“在澳洲管理层的文化中,在一些高级管理岗位上,仍然默认的是盎格鲁 - 凯尔特人,却把亚裔人士默认为只适合扮演办公室职员的角色”。
据悉,目前澳洲200个最大的上市公司中,CEO中77%是盎格鲁 - 凯尔特人背景,18%是欧洲背景,只有不到5%是非欧洲裔的背景。Soutphommasane称:“很明显这没有充分利用多元文化的优势,长此以往澳洲很难有大的发展。”

如果你觉得以上数据还不够说明问题,我们再来看另一组数据:
1|根据澳洲多元化理事会(Diversity Council Australia)2013年的研究发现,华裔澳人在私企的情况面临着这样的状况,仅有1.9%人升为经理层,4.2%的成为主管!
2 | 澳国立也曾做过一个研究,研究结果表明华裔澳人为了获得某个职位往往需要比英裔澳人多递交约68%的材料申请文件!
3 |尽管亚裔澳人占整个澳洲人口的12%,然而他们在联邦议会却只有4名成员。在联邦政府部门的83主管秘书中,只有3人为亚洲血统。在全澳17个政府部门中竟仅有1名华裔领导人!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说明在澳洲,亚洲人群很难走入到所谓的上层社会之中。

很多澳洲人很“自觉地”将亚裔面孔的职员定义为“后勤职员”。不少公司的管理层都表示,亚裔心思细腻,很适合担任支持工作,为某件事提供专业知识或者执行战略,但却不太适合研定战略。
说亚裔不适合制定战略,没发现,现在亚洲国家经济一个比一个强大吗?
看看下面......这些亚洲国家与城市地区...




此外,豆瓣上面也曾有人发起过一个有关国外职场天花板的讨论:


话说回来了,不知道西方国家一再出现的优越感是怎么来的?

澳洲留学产业是国民支柱产业。每年为澳洲政府创收240亿澳币。
截止到2017年5月,在澳洲的国际留学生人数总数量已经达了502544人,比去年5月增长了16%。

数据显示了五个亚洲国家人数增长情况,中国,印度,马拉西亚,尼泊尔与越南。与去年相比较,中国留学生人数今年约为15万人,是在这五个国家中增长速度最快的,其次为印度(6万),紧接着为尼泊尔(2.3万),最后两位为马来西亚(2.4万)与越南(2.3万)。

可以看出,占据国际学生绝大多数的都来自亚洲。
数量如此庞大的留学生群体,其中有一部分,是决定在澳洲打拼一番,出人头地的。可是无形之中的职场天花板,限制了很多真正的人才为澳洲做出贡献。
好在,澳洲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个严肃的问题,为了发挥出移民国家的文化多样性优势,澳洲政府推出了一项轻人就业项目,名为Jobs PaTH,三个大写字母分别代表准备(Prepare),试用(Trial)和雇用(Hire)。这个项目将帮助12万名25岁以下的求职者。

该计划包括三个部分:技能训练,自愿实习和企业工资补贴。这些培训是用来帮助年轻人了解企业对他们的期望。
自2017年4月份开始,符合要求的年轻人可以参加4-12周实习期。在实习期内,除了普通工资外,他们每两周还可以获得政府200澳元的补贴,财长Scott Morrison把它称为“真正的劳动换福利”。

同时参与实习的公司也可以得到1000澳元的前期激励金。而且雇佣了具备条件的求职者的公司,能够得到一个叫作Youth Bonus的工资补贴,6500-10000澳元不等。
据澳洲民族电视台报道,同时,新企业促进计划(New Enterprise Incentive Scheme)将增加8900万澳元,来鼓励年轻人创业。
“积极地创造自己事业的年轻人们会通过这一消息开启成为企业家的第一步。”Michaelia说。
悉尼大学2020年的核心战略即是文化的多样性与包容性。
该校还与全球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普华永道、澳洲第二大银行西太银行、澳洲电信等合作为亚裔学生提供管理层职位,其中普华永道2020年起将为华裔学生提供11%职位。

究竟,发觉到职场天花板影响了澳洲社会健康发展的问题之后,澳洲社会能否改掉这一弊端,尚不可知。只知道,目前澳洲职场的隐形歧视,澳洲社会对于亚裔的歧视还是让人揪心。
看样子,这个漩涡里的路,还有很长要走...
今天,她说为大家推荐一个专为土澳留学党们而生的公众号:
澳洲红领巾
澳洲留学生自己发声的媒体
带你深入剖析澳洲留学圈,关爱土澳学生成长
(长按并识别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

“她说”每周与你分享一个热点话题。如果你想倾诉,想吐槽,或有其他希望“她说”评论的话题,欢迎后台留言,勾搭小编。
更多“她说”文章:
她说 | 为了保命,我把微博卸载了……
坊间盛传“相亲鄙视链”,北大清华的博士们怎么看?
她说|天真的残忍——《秀拉》
她说|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她说|同性恋的道德困境:其实我们都一样
她说|一个职场女精英、冻龄美女子、健身达人、小农场主的蜕变故事
她说|多元与自由——关于变性人
她说|化妆的时候我们在想什么?
她说|对,我分手了,但你用不着安慰我
她说|毕业了,你俩就快分手了吧?
她说|遭遇职场性骚扰,怎样和上级“谈判”?
她说|“羔羊”为何沉默:伯克利大学教授性骚扰的背后

LeanInPKU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